返回

金融圈的分离是不是一个子行业?它还引发了一

2020-10-17 浏览:55

从逻辑上讲,李施然每天与雷鹏的联系时间最长,所有雷鹏的日常事务都由李施然安排。更何况,李大美未婚单身,苗条苗条,长着一张明星脸,所谓的“先得月亮”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。

李施然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关注她,于是她忍不住在心里说了一句脏话,用手轻轻摸了摸肚子:因为最近锻炼不多,肚子上又多了一圈脂肪。

金融圈离婚就是分分财产?它还引发一场宫斗大戏!

想到这一点,李施然当即决定利用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换上紧身运动服,跑到楼下的健身房,踩上跑步机,快速摆动全身肌肉。

公司为这个健身房的所有员工设立了会员卡,很多同事都会选择午休时间来这里锻炼。李施然大踏步全速前进,在她经过时喘息着向同事打招呼。

同事们看到在跑步机上走得很快的李施然,不自然地瞥了一眼她光滑纤细的肚子,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对李施然愤怒地笑了笑,转身去找他的健身器材。

果不其然,当李施然健身后上楼回到公司时,再也听不到她在背后议论她了。

李施然的头号嫌犯被排除在外,自然会有第二个人加入到“嫌犯”名单中。

前台的陈冉平喜欢和大家开玩笑,讲下流笑话,他和雷鹏的关系很亲密。人们经常看到雷鹏从外面进来,把一个精致的零食盒扔给手中的陈然,并说:

“美女,这是给你的特别奖励。”这个月不要漏掉我的出勤记录,否则我的奖金将被扣除。

陈然高兴地接过零食说:“哦,雷老板,你怎么会在乎那个奖金呢?”

雷鹏笑着说:“我当然在乎。省下奖金给陈大美多买点零食吧!“陈然听后笑得更开心了。

于是,下午,李施然在看到外面的客户后,跟着雷鹏回到了公司。他刚走出电梯间,就听到陈然尖声喊道:

“我做他的情妇?”说那句话的人是不是疯了?我家三环路有4套房子拆了,我每个月的房租收入比他工资加奖金的总和还要多。我依靠他来支持我吗?还是我来照顾他好!“雷鹏僵住在公司门口,脸色发青,既没进,也没进。李施然见状连忙上前,咳得厉害。陈然只是看到了他们,但他没有什么好看的脸扔给他们。看着带着李施然进来的雷鹏,陈然并没有第一次调侃雷鹏,而是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雷鹏一路顶着大家的目光回到办公室,砰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门。李施然刚要汇报下两天的工作日程,只见雷鹏略带疲惫地挥手:

“肖立,你今天应该早点下班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李施然明知故犯,还不忘关上办公室门。看着玻璃墙上反射出的雷鹏微微弯曲的身影,李施然想:

AG体育_AG体育官网_AG体育平台_AG体育在线 ·